小筱夜梓

字母组合工作室

有兴趣拨打QQ电话1257634936。

恋与制作人钥匙扣来啦!如果想要购买请看P2加群,前20个有优惠哦⊙∀⊙!

【同人本】同人本印刷工作室目前创业

印刷同人本,周边,开淘宝店,寄售代售一条龙服务,欢迎各位前来围观。
QQ1257639436

开预售啦!如果想要购买钥匙扣可以加群!QQ群二维码在最后一张,QQ群号码791925609

盾冬立牌嗷!
购买请搜索淘宝店铺平行世界中介站!
注意是包邮的!包邮的!

伦敦迷局/chapter&1

查看石墨链接
https://shimo.im/docs/d4yPWL33RqoNDoGi 点击链接查看「chapter&1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·
感谢 @雾宅宅宅 和梨太的授权!

【Dylmas】【ABO】始于唇齿(1)

@居然爱上欧美CP_YEN

kkkar.:

  *明星AU   生子梗   慎入




  *端午假来一碗狗血言情ABO : )











   墙上的挂钟里秒针嘀嗒嘀嗒地走着,天花板冷冷的光打在空荡荡的走廊,在一个小人身后投下一小片阴影,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


 
   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套着天蓝色的短裤两条小短腿悬在半空中晃晃悠悠,低着头一块一块数着地上白色的瓷砖。





  (Daddy怎么还不回来呢……好困啊……)


  



   小家伙的脑袋瓜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,眼皮慢慢慢慢粘在了一起,头一下子往下坠——





    幸而被一双大手及时托住了。





   “Hey, 小家伙,这里可不是个睡觉的好地方。”





   小团子迷迷糊糊地抬起头,对上男人笑眯眯的眼睛,一下子看直了眼。






   (好帅的叔叔哦——)





    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家里人呢?”





   “Daddy说让我在这里等他……他很快就会回来的!”





   Dylan皱了皱眉,心里估摸着怕不是遇上什么丢小孩的,这大晚上的……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扔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?





   他索性坐下来,反正他也刚刚拆了绷带,躲过护士小妹的围追堵截,不着急。他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团子肉乎乎的脸蛋。





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

   “Tom!!(( ー̀εー́ )”





   团子不怕生,瞪着圆圆的大眼睛,有样学样地伸出一只小小指头,戳了戳Dylan的脸。




  “那你呢?”





   “我是大魔王哈哈啊哈哈哈——”Dylan伸出两只大手张牙舞爪地作势要抓住Tom。



    团子一脸冷漠。





   (叔叔好幼稚哦……)





    Dylan无奈地抽抽嘴角,只觉得这小孩可爱得很,老成模样不知道像哪个家伙。干脆一手把小孩抱在自己的膝上,一手揉乱小家伙一头梳得整齐的黑色三七分,笑起来。






   “好吧……Tom,我叫Dylan.真怕你这个小家伙被人拐走,我陪你等你爸爸好了。假正经的小鬼。”












 
  米色的窗帘垂下来,窗台上的绿植翠绿新鲜,空气里是淡淡的alpha信息素味道,苦杏仁味,没有侵略性,只有安抚的感觉。




  室内的温度不低,Thomas还是觉得冷。幸好体内那种令人发疯的高热褪去了,腺体的剧烈疼痛也随着刚刚注射的强效药下缓解了不少。




  “Thomas,我知道你不想听,但是根据你目前的状况,我还是建议你应该……迅速找一个合适的伴侣。”Chris穿着白大褂,坐在桌前,一双蓝色的眼睛透过玻璃镜片认真地望着眼前脸色苍白的omega.




   
  Thomas勉强扯出一丝苦笑,捋了一缕垂下的金发“Chris,你知道这不可能。”





   “你现在的腺体很不稳定,Thomas。你这几年服用的大量的抑制剂,连孕期也没断过……这对你的身体带来的伤害,我想你比我更清楚。”向来温润的医生难得对这位自己跟了最久的病人生了气。





   Thomas咬了咬嘴唇,轻轻地说:“就不能……直接切除我的腺体吗?”





   “按程序这必须要标记你的alpha确认同意才行。”Chris重复了又一遍万年不变的答案。





  “Chris…我知道你有办法的……Please.”Thomas低下头,执拗地盯着手臂上一个个小小针眼,他几乎不敢直视医生。





   Chris沉默了。这个他所见过最骄傲的omega,他的病人,他的挚友,竟然在这一刻低下了头。






   空气里是几乎快凝固的无言,很久很久,久到Thomas的眼睛都干涩起来,一个白色的小盒子被推到他眼前,他听到对面坐着的医生长叹一口气。





   “真拿你没办法……那你就先把我给你的抑制剂停了,反正你的身体也没有办法承受了。最近先吃这种T-lp27,等你的信息素慢慢消失,就可以准备手术了。”





   “……谢谢你,Chris.”Thomas惊喜的抬头,伸手把药放进口袋里,终于放松的笑了起来,“Tom还在外面等着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





   “原来掩盖你omega信息素的药也停掉吧,那种直接释放alpha信息素的掩盖药物会让你对这种新药过敏的。”






  “……嗯。那我先走了。”






  “外套披上,外面冷。”













   


   Thomas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冷静,他扯紧了身上披着的卡其色风衣,盯着不远处诡异的一幕。





  黑发的男人低着头,把Tom抱在怀里逗,而自己家的那个小笨蛋还任由人搓扁揉圆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傻乎乎的往男人怀里拱。





  ( 这一定不是我那个冷静自持成熟稳重的乖儿子,这跟一个三岁小孩有什么区别??!……虽然Tom好像就是三岁来着……等等这人是谁??)






  Thomas一边脑内凌乱一边抬起脚就要冲上去制止,却在看清男人的脸时,猛地顿住。







    有一瞬间他觉得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






    秘密被一下子从心脏刨开,那些令他辗转了无数个夜晚的,藏着他的呜咽和忍着的痛苦的,那些他拼命遗忘拼命躲藏的,一下子炸开来,涌遍全身。







  他转身迈开退,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逃。















   小家伙眼尖,突然指着走廊尽头惊喜地叫“Daddy!!”






   Dylan顺着方向望过去,看到那个熟悉的单薄背影,眼睛眯了起来。





  “……Thomas?”





  金发的背影僵硬地转过身,眼神凝住。






  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




   眉目英挺的男人抱着孩子,向他走来
  
 


   身后是洪流一样的旧时光







   他带着沉淀过的执念与不甘




   呼啸而来。


 








 
TBC 
    










 


 

放一些小说片段给大家看看

〖chatper/0〗

黑暗的荆棘交错蔓延,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,把森林心脏处最美好的宝藏保护起来,容不得任何人贪婪的注视,哪怕是毫不吝啬的赞美,对精灵森林也是一种玷污。
——选自仙境[历史现代第三十七回] 

〖仙境历3048年,精灵森林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Brien在森林里疯狂地奔跑着,身后的藤蔓精灵紧紧追赶着他的脚步,把他洁白的披风撕扯得支离破碎,丛路旁蹿出来的精灵早已愤怒地咬断他的宝剑。
Brien的发梢沾染着不知道是精灵的还是自己的血和恶心的碎肉末,挥舞起镶嵌了泰姆石的银匕首拦腰斩断挡着他道路的所有东西,不论死活,一律清除。泰姆石可以令死者灵魂永不超度,银对于精灵来说是致命的元素。
终于,Brien扒开荆棘,见到了万人垂涎的宝藏。密不透风的森林刻意地在它上方让出阳光透过的缝隙,化成金色的粉末洒进正中央的水潭。一道明显的光和影的界限把Brien和水潭隔开,就好像他们一生都跨不过的沟壑。
温柔的一方净土。天空瀑布从这个清澈的水潭倒流向天际,跨过红心女王的城堡时在阳光的照射下化成彩虹,一直流向上层仙境的泰姆城。水潭里静静沉睡着两枚龙蛋,一枚是金的,另一枚是银的。
Brien用颤抖的双手从水潭里捞起那枚金的龙蛋,不顾自己浑身血污把它紧紧抱在怀里。泪水划过他稚嫩的脸庞,将额头轻轻地抵在龙蛋泛着金色光彩的蛋壳上失声痛哭。
父皇的病终于有救了。
Brien是梅花国度唯一的王储,年仅五岁。
父皇阿德斯在向方块国度发起的战争中双目失明,寻遍四大国度的名医也无法救治。慈悲的白桃皇后告诉Brien,只有传说中龙的眼睛才可以让父皇重见光明。而在中土世界乃至三层仙境,能找到龙的地方只有精灵森林的最深处,天空瀑布的起源地,也是龙的诞生地。
泪水滴落到蛋壳上,发出细微的声音。
“咔哒————”
蛋壳破裂的声音打断了Brien的思绪,迪奥惊慌地抱着龙蛋,龙蛋缓缓的浮向空中,蛋全部碎裂化成光屑在空中飞舞,光屑凝聚成一个男孩的形象,扑向Brien的怀里。
男孩的身子柔软冰凉,像棉花一样很舒服。Brien小心翼翼的抱着他,看龙男孩眨巴着一双绿色的眼睛,执着地盯着他,像是要把他的相貌刻进脑海。
然后龙男孩踮起脚尖,双手捧住他的脸,照着Brien的嘴唇亲了一口。龙的吻,只有在表达感谢的时候才会献出。
他感谢自己什么?Brien摸了摸嘴唇想到,打量着怀中的男孩,很清澈干净的眼神,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里盛满的感情有懵懂天真,更多的是善良和温柔,仿佛下凡的安琪儿面临尘世的神态。Brien生出一种想法——把他带回皇宫,他会成为战争中最重要的一枚棋子,一位合格的人质。
龙的眼睛真美,当他凝视你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想别的事情。Brien想道。金发绿眼,将来长大后肯定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。只是这真的是龙么?如果不是那双龙独有的绿色眼睛,Brien难以相信龙幼年时期除了过分漂亮以外,和其他稚童毫无区别。但不论他究竟是什么,自己都毫无疑问要挖走他的眼睛为父皇治病。
Brien深呼一口气,握紧了匕首,对着右边的眼睛狠狠刺下去。

天际闪烁着血光,城堡的塔尖直直刺破一轮残阳,昏黄的光斜斜照进玫瑰雕花的落地窗,把皇后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
“你……会遭到报应的!”国王阿德斯瘫在王座下的台阶上,灰褐色的双目滴下浑浊的眼泪,却依然死死地盯着面前优雅到过分的女人,“白桃,我可真想撕碎你这做作出来的优雅样子……”
“不许对女王不敬!”站在白桃皇后靠后三尺之地的女孩俏声骂道,权杖上的魔法石光芒一闪而过,国王的胸口赫然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疤。
“三月!”白桃的眉目阴沉下来,严厉地呵斥道,“女王只有一个,那就是红心!你身为刚上任的梅花使者,怎么连效忠谁都不知道呢?还要我再重复多少遍你才会记住?”
“是。”三月兔默然安静下来,胆怯地后退几步,不敢忤逆这位真正的当权者。但美目仍然冷冷地注视着狼狈不堪的国王。阿德斯回望向她,这才注意到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。这个人更加奇怪,浑身披着一件高贵的黑色斗篷,浓重的阴影掩盖住他的真正相貌,右手稳稳地端着一本沉重的书,用左手写字——仅仅通过看他写字的姿势就可以发现他心无旁贷地记录着什么。
“你是……”阿德斯错愕地瞪大双眼,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,仿佛那个斗篷人是吃人的怪物,哑着嗓子一边尖叫一边向后爬去。
白桃和三月兔就好似没看见一般,沉默地欣赏着国王丑态百出的表演。斗篷人依旧刷刷刷地用鹅毛笔书写着什么,半晌后,啪地一声喝上书,沉重的闷响在大厅里回荡着。她缓缓开口,语速很快但声音意外的清脆悦耳:
“抱歉了,阿德斯陛下。梅花国度需要一位新的国王。”
白桃听到这话以后,纤细手指瞬间掐住国王的脖子,封住国王的尖叫声,以不可思议的怪力把他从地上拎起来,咔嚓一声扭断他的脊椎,然后像扔破布袋一样把他扔到地上。
“不知道那个小国王会是什么风采。”白桃接过三月递来的新的白色手套换上,似是询问斗篷人,但斗篷人沉默不语地伫在原地,白桃也没打算听到她的回答。
“父皇!”
宫殿门口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吼,Brien右臂抱着一个小男孩,左手紧紧攥着一颗带血的宝石,满目泪水,茫然地望着这一切。
“亲爱的,你来晚了,你父皇已经被龙……”白桃似是悲伤的惋惜道,“不过幸好这个国家还有你。”
Brien想要上前一步,但听到下句话后又生生站住。年幼的身板挺得僵硬而笔直,宛如一只受伤的小兽,警惕而悲伤的目光在白桃三人身上来回交错,就是迟迟不敢看向倒在地上的父亲的尸体。

【Newtmas】【二十四节气】秋露

走链接吧!
有车注意

https://shimo.im/docs/4Imu13Qr27AzRMKJ